患者之家
联系我们
电话:010-64803191-0
Email:info@nzf360.cn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天创世缘B1-1801室
官方网址:www.nzf360.cn

100位脑中风患者CEA术后重生的真实故事(十三)

发布:中风网     2012-11-07    浏览(1591)

100位脑中风患者CEA术后重生的真实故事(十三)

众 里 寻 他 千 百 度

——胡逸云就医记


戴高乐的回忆录与众不同。通篇用的是第一人称“我”。他不是从少年中年老年的时间轴铺叙,起笔乃是大量的思考,思考战后格局、思考盟国政治、思考法国的历史。在二战中,他缔造了“自由法兰西”,他是个“一米九五之高的巨人”。

思想是大人物的所共有的潜质,他们在各自的时代之中创造各自的历史,不管什么困苦都不能撂倒他们,这就使他们与众不同。

胡总(雅不欲直书名号)也是个“一米九还高的巨人”,不管站到哪儿都显得“鹤立鸡群”。他在“死而不僵”的背景中创造了巨大的产业集团,乃成一方垄断,产业盟主,俨兮有心雄万夫,涣然而汪洋恣肆。“险象环生”的商场他能纵横捭阖,“危乎高哉”的疾病也不是过不去的火焰山。

去年,65岁胡总双侧颈动脉堵塞重达95%以上,之前发生的TIA——暂短性脑缺血就是严重警告,多年来在颈动脉内壁逐步沉积的粥样硬化斑块(简称“斑块”)几乎要阻断头颅内的血流了。一旦爆发,那就是中风,会造成半身不遂。

试想,整日摊在病床,甚至二便也不能自理,难堪的病状淋漓毕现,这种结局对这种叱咤风云的个人,对这个崇尚成就的社会,那将是多么巨大的讽刺。而他的企业王国向哪里走,也不只是单纯经济问题了。伟人戴高乐毕竟也被血管病夺走生命,而之前就被说成了“病夫治国”,我们中国人都很明白“病夫治国”意味着什么,那样的话他和他的企业王国可就有的被世人评说了。

卫生部公布:心脑血管疾病已是我国第一致残、致死的病魔!环境是:一,欧美发病率在持续降低,而我国在持续升高;二,我国脑血管病的复发率排在全世界非常靠前的位置。三,脑中风一旦发作,不管你有多大官、财,任谁休想逃离病魔的恐怖,可真叫个“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就算你确有千里之志,也只能当那困病槽头的老马了。据卫生部全国统计,2004年我国脑卒中病人已达700万人,且每年新发250万,死亡的病人是十万分之一百二十,也就是说每年将会因脑血管病死亡150万人还要多。这是什么概念呢——它相当于一年内打5.4场波黑战争死亡人数的总和。这还仅仅是2004年! 

那么医学家们是怎样奋斗的呢?胡总是怎样战胜病魔的呢?还得从他的病情说起。

胡总虽然早就筛查出了“斑块”堵塞造成的颈动脉狭窄,但由于“生理功能的代偿性原理”使狭窄50%以下并不出现严重状况,胡总也和很多人一样,没有很恐惧这个病,而是在工作的同时服药调理罢了。实际上,目前国际国内确实还没有什么特效药能预防“斑块”的产生及发展。

那么胡总的颈动脉狭窄从60%80%95%以上,血管几乎闭死了,已经到了突然间视物不清、一侧肢体偶发失灵、头晕精力不足等等状况,以胡总的条件也找过了很多很多有成就的名医,然而病情就是控制不住,而且症状间隔越来越短了。能这么就无奈的躺下了?这样的话那个给予他宏大成就和荣誉的“社会价值观”将何以评价?一个“天赋生命”的尊严将何以堪呢?

关键是眼光与思想!他研究了相关病理和目前的治疗手段,用理性赶走那些情感上的挫折。面对众多的无奈与揪心,胡总更注重的是办法和行动。即便在这样时刻,他依然用智慧稳定住亲人和朋友的焦虑使积极行为成为主流,这就是大人物的不同。

然而,意志也要科学支持。他的病情严重了,走遍南方和北方,他寄希望的那些大医院竟都束手无策,好的医生还婉言解释一下,可有的地方比较冰冷了。考验啊!真的只能等待瘫痪了?在职场纵横四十多年,就这个结局?胡总从参加工作开始,就是多思加勤奋的人,特别是近二十来创造了超乎预想的奇迹,一万多人的企业,每年超额完成的利税,坚固的行业龙头地位,勤奋学习的学位,数十项国家国家级和省级的表彰,而今,不过六十几岁的年龄,再干它十五二十年也不是狂想,未来的宏图正可壮丽、冲腾呢。这一切的震荡就要这么冷漠的沉寂下来?这是多大的嘲笑啊!不行,不能这么倒下!可是有名的医院都到了,能找的专家都找了,愿望总不能替代科学呀。

然而同时,在北京安贞医院,作为中美脑中风协作组中方专家组组长的张勤奕教授,和同行们一起,已经做过了近千例颈动脉狭窄的高难手术以及筛查和高级培训,从黑龙江到海南岛,都留下过他的足迹。然而,对十四亿人口的泱泱大国,这近千例、这跑断腿、这讲破了唇舌又能算个什么呢?全国的百姓们需要更为大块的推广啊!

还有多少百姓在家破人亡似的苦难中渴望;还有多少像胡总这样的人也在用希望支撑着辉煌背后的治病这一部分人生,他们除了用豁达表现生命的高贵也真是就快被逼入绝境了。因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甚至一些医院的医生根本都不知道有“CEA——颈动脉内膜剥脱术”这样的治疗,他们更找不到能救他们、能治他们病的医生——他们就不知道这样的医生在哪里。

然而阴阳流转,否极泰来。那陆游不是早就留有名诗吗: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多么美好的语言啊!那CEA的“回春”疗效,曾让半身不遂的人回到病房就手舞足蹈;曾让难堪重负的人重获自由,曾让已经“山重水复疑无路,准备留言给子孙”的人重新找回“柳暗花明”的新生活。

胡总就是这样一个经风雨见彩虹的人。20105月,他在一个全国最有名的“脑科中心”得到了CEA的消息。一下子,他的心又再亮堂起来了。

历程!这就是历程!

他是经历过“宣判”的人了,他是曾被告知颈动脉血管已经堵死没有办法再行斑块剥脱手术的人了。这样的权威中心诊断过后,难道还有更为出色的医生竟能创造不曾想象的奇迹吗?这些倒是什么人?这治疗倒是什么方式呢?

他怀着忐忑的心,找到了那神奇的大夫,得到具有真正高超的医术从而有把握把严重堵塞他颈动脉导致中风前兆的脂肪斑块取出来的承诺。然而,见过无数世面了,年龄六十开外了,在脖子上、在颈总动脉上动手术开刀啊,这是轻易就能做决定的吗?

了解、调研、判断。他和那些一流的专家谈话,得知这手术听起来挺玄,但在美国早就是仅次于阑尾炎手术、胆囊手术的第三大常见手术了,从理论到技术都经得起论证;他还了解到这个手术的难度也在于多单位协调,每个方面都要同时最佳状态;重要的是他详细知道了自己的斑块年久顽固还延伸很长的复杂情况,难怪有的医生说他的斑块没法摘除了。这么复杂的情况,这么高难的技术;有多大的康复喜悦就有多大的心理负担,可是还有选择余地吗?毕竟是高难手术,还有好些条目要签字啊。这真是不亚于创业的一大难关。

然而有思想的人就与众不同,他没在成功与危险上徘徊,而在着手调查手术的把握。他获悉中美脑中风协作组中方专家组组长张勤奕教授就是第一个把成熟的CEA带回国内的人,十年来,他已经成功的做过近千例CEA了,而且张教授可以亲自为他主刀;他也了解需要协调麻醉、监测、供应等各各种要素,他甚至还研究了CEA手术的医学理论理论,研究了主治医生的个人背景。真是个有心人!

他胸有定见了,就不再受各种建议的左右,“做!”毫不犹豫了!

手术圆满成功了!术后感谢的话就不提了,倒是这样几句话,体现了他的性格:

“其实当初一发现这毛病我就很重视,可谁我也没说,我就知道它撂不倒我,也没必要造成混乱(编者:指他的地位造成的周边环境敏感)。这得病呀,谁都难免,可我研究它呢,也是时间程序中的一环,到时候来了,到时候也会走,治就得了,我不可能吓死。没什么,就当来疗回养吧……

    这话说的简单,但这里看到他的性格了:格局、把握与豁达与特殊的思维,他说得到简单,其实寻治过程很不简单,最后获得有效治疗,真是经过了山山水水,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了,然而他找到了,原因就是他与众不同的思想和坚持,以及贯穿他生命的宽广和自信。

责任编辑:admin
中风网官方微信号:中风网
扫一扫关注中风网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