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之家
联系我们
电话:010-64803191-0
Email:info@nzf360.cn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天创世缘B1-1801室
官方网址:www.nzf360.cn

100位脑中风患者CEA术后重生的真实故事(十一)

发布:中风网     2012-11-07    浏览(1399)

100位脑中风患者CEA术后重生的真实故事(十一)


一个大人物的作为

——陈兵的两次表态


     从电影《少林寺》开始,国人确实吹了一把“武林风”,这股台风的风眼恐怕非金庸莫属了。在金庸的小说里,必有众多的少林寺的武和尚,像那个“释永信”式的大和尚,出入江湖参与争斗,并称心中有佛,好像这些少林和尚就是主宰江湖的顶尖的大人物了。是吗?

一个人被评价为“大”,要大在哪呢?从古到今莫不出于心灵意识之高尚吧,一个大人物,他一定有卓人的意识,远大的目光和坚强的生命,在生活的每个关头都能够远瞩,一个个正确的决定连贯起来组成正确的人生。对天地而言,这就算是大人物。因为他一生的主线都是围绕心灵觉悟的真谛,不做悖逆生命本质的事情。国学的本质就是“天人合一”,西方也有“天赋人生”之说,像金庸说的那些身披袈裟或者手拿官印但是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他就不是大人物,而一个人他尊重生命——天赋生命,他就是最本质的替天行道,这才是真的大人物。

陈兵算得上是这样的大人物了,因为他经历过生生死死,因为他懂得人与自然相交通实质,因为他读过很多书——和众多的先哲大家交谈,谈生命,谈历史,谈文化,他还从广阔天地大太行山中印证了人生。因此他成了作家,发表了作品;因此他特别懂得生命的尊贵;因此,他在一个甲子生命时光里,在一连串正确的选择到如今,又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并从中得到莫大的幸运。

这选择就是CEA手术——剥除栓塞颈动脉的脂肪斑块,让大脑得到充足供血,保证了他将来的思维能力,保障了他未来的生命能量。

陈兵是个有成就的作家,赶上了新中国所有的思想时代,特别是16岁就从大首都意气风发的到山西太行去插队,这些经历——现在他说——都是他的财富了。后来这原始积累的财富又为他创造了更为辉煌的财富——他的生活态度。

这里只说他生活的两次“人生表态”。

第一次“表态”说他的插队。

他是从那时开始觉悟的,广袤的太行山,16岁的京娃娃农民。

普希金在《叶普根尼》里写到:“未来的前途将会怎样?我这里徒然把它推想,看眼前茫茫然一片雾,别管它!命运会决定。那枪弹也许射穿胸膛,也许它会从身旁飞过,都一样。死亡还是生存?决定的时刻,你来吧。那繁忙的白日虽然好,黑夜来临也是幸福。青春,青春,一生的黄金时代,黄金时代,你远远的飘向哪里?”在歌剧里,连斯基用这世界名曲表达了一个为爱情迷茫的贵族青年面对决斗的枪口的惆怅,可是现实中的陈兵可没有权利这样来惆怅。

大山和孤独给他上了第一课。这一课的内容倒不是农民或工人本身的好或不好,全世界的文明史都清楚的记录着昌明社会“重农轻商”的盛大伦德,这一课让陈兵思考一个天赋生命的人的命运的折冲——一个生命生死之间该是怎样的轨迹?

说陈兵是个大人物吗,他的心和行确实证明了这一点。进入大山后两三个年头,他就明白了一个生命不应该懵懂的劳死山野,磨炼更能让人看到生命的可贵,让人明白沉沦甚至更加徒劳的自怨自艾对生命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们自己这一代青年在动荡中亲手砸烂了古老失效的社会道统和法理秩序,虽然眼下迷茫,不知所之,不知劳苦的终结在何方,但他们当时还不知道的是,他们自己必将是新秩序的探索者和奠基人。虽然还看不到或许他们是一代要被埋葬的基石,但这基石上将立起新的时代。然而陈兵,他在思考。他懂了羁縻是一种财富,让人把更多的精神用于内在探索,当人发掘到大自然深藏于生命根基的解放的智慧和力量,一个连绵羊都不敢拉的弱者,也会爆发雄狮般的勇力。

的确,“知青”是中国的一部历史,一个北京来插队的娃娃农民,从这里开始了与历史的对话,与哲人的对话。他日读书、夜读书,日笔耕,夜笔耕,他在又一次创作自己的生命,可没像普希金描绘的贵族青年那样途然惆怅。他读了大量的书籍,他把握机会第一次成了县城中学的老师。当他站在讲台上,他看到的是,下面坐着和他数年前一模一样的又一批娃娃,“娃娃,你们的生命力将挥向何处?”他的心灵在震荡,他的双手稳稳的抚按着手底下的讲台……

第二次“人生表态”说说陈兵选择“CEA”。

陈兵在今年夏天,也就是年将甲子的时候,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大手术。

“大手术”是说这个CEA——颈动脉内膜剥脱术的意义不只是解救患者一人,而是拯救了一家家的整体不被中风瘫床病人给折磨疯。

陈兵在今年的例行体检中查出了一侧颈动脉有60%的狭窄。颈动脉狭窄是由血液中的过剩脂肪滴、坏胆固醇以及其他残废物质在颈动脉分叉处沉积,形成粥样硬化的斑块,并向上下两侧不断延伸,继而使颈动脉血管的管腔变狭窄。颈动脉狭窄了输往颅内的血流就相对减少,颅内哪一部分神经缺失供血,人体哪一部份就出问题,比如视神经缺血,人就眼前发黑,如果向头部供血的四条血管全部狭窄甚至闭死,那人就是死亡。

陈兵的颈动脉发现了60%的狭窄,怎么处理?循证医学上界定为50%已下一般就用药物治疗,70%以上应该手术治疗加药物调理,50%70%之间根据情况具体分析。陈兵这60%动不动手术呢?他身体还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就是精力不济,一般也解释为年龄的关系。命运就是这么开玩笑,很多人颈动脉狭窄百分之八九十都“没有”明显感觉,靠药物维持下来也没有很大不适,何况老陈只是60%。可是他的与人不同是他有与人不同的生命认知和生活意识,一个甲子下来他早成了主动把握生命的人了。

现在60%的确还没什么不适的反应,以前也没听说过CEA——在脖子上直接开刀清除栓堵颈动脉的斑块。可是保守治疗呢,也就是吃药维护,能够真正本质的解决问题吗?他听到过也见到过不少人虽然小心但还是突然中风的先例,那种痛苦的现象和结局,太过让人不寒而栗。自己年龄还不大呀,自己对人生也有深刻的理解,心灵和手头想的做的也不是碌碌无为之列。决不能得脑中风,这各是硬道理——无论采取什么预防方式。

历史无数次的讲述着,一个大人的诞生更多时候都是“赌”上去的,他们那些惊人的壮举往往没有丝丝入扣的推理逻辑,甚至很多时候道理上都说不通,他们是靠武断或者权力强行做了他们要做的事,因为那些事情在当时的理上确实就是说不通,可是那些事被历史证明了无比的伟大。这种“赌博”其实完全不是无道理的滥撞,而是特殊的人通过超人的心灵感召和高瞻远瞩的意识牢牢把握了命运的变迁。那些奇迹其实都是灵魂的杰作。

陈兵就是有这个一定要做CEA深层灵动,从查出血管狭窄之时,从听说了CEA之初,他就知道自己是非得做这手术了不可,尽管他的逻辑思维还没有想通,尽管他不是医生也不知这手术怎么样。他找一些医生打听,可他们根本不了解CEA;他上网查资料,收获不多,因为在全国目前手术数量最多,效果最杰出的就是张勤奕教授,甚至很多医院的医生都还不知道CEA,更别说操作和理论了,别人的论文和议论在网上极为有限。怎么决定?他没有依据!怎么办呢?做还是不做?

陈兵是个大人物,他就是与众不同。他和张勤奕教授沟通后,终于他的灵感终于获得了支持——他知道这灵感不是无中生有的,是他内在灵智的选择。他也用从教授那里了解到的医学原理解决了自己的伦理思维,那么手术就顺理成章了。

这个手术由卫生部脑卒中筛查首席专家、中美脑中风协作组专家组中方组长、卫生部挂牌的安贞医院脑卒中中心的中心主任、多所医院所聘请的专家级教授张勤奕亲手实施,手术非常成功。用张教授的话说,正是“早筛查,早处理”。这个手术保证了陈兵再也不会因为脑缺血而罹患中风。

陈兵这第二次“表态”真是他人生舞台的一个亮相——漂亮——为他后来而生命奠基。

这就是大人物陈兵的故事,仅仅两个小故事,但是却反映着他与众不同的灵感智慧。这种人一直都是所谓生活的强者,他们总是自觉地把握生命和创造生命。他们想的、做的与众不同,的确,他们的确是与众不同。

责任编辑:admin
中风网官方微信号:中风网
扫一扫关注中风网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