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64803191-0
Email:info@nzf360.cn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天创世缘B1-1801室
官方网址:www.nzf360.cn

另一种逆行

发布:中风网     2020-05-25    浏览(62)

做了多年手术,走过多个地方,这次外出(做手术),尤其让我印象深刻。

在广州的林先生,今年65岁。一个月前(2、3月份),两次出现左侧肢体偏瘫。去广州中山医院就诊,发现:右侧急性脑梗死,右侧颈动脉闭塞。

3月初,由于新冠疫情,广州医院已不接收此类患者。他求助于表弟(茂名市人民医院骨科医生),并在该院做进一步检查。(茂名市人民医院和深圳二院,是我们医生集团的合作医院,是广东省脑卒中防治先进医院、双子星。)

3月8日,我接到他的会诊要求和检查资料。

因他的脑梗尚在急性期,若立刻做手术,远端出血风险较大。且疫情正笼罩全国,交通近乎停滞,出行受阻。

而脑卒中发作却在不断发生。每天我(在北京)都会收到全国各地的会诊、手术需求,但不得不推后。

唯有这个患者不能再等,再等,疏通颈动脉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了。

但现在外出(做手术),却没有往日那么容易存在很多“疑虑”:

  • 去茂名,途径湛江,下飞机后,会不会在某地将我隔离?

  • 中途,会不会我被传染,从而污染茂名市人民医院的手术室?

  • 回北京后,如何隔离我?

以上问题,我反复查找、询问,但都没有权威答案。然而,患者病情在呼唤,上周五我准备南下的手术行程。

本周一,仅有一趟去湛江的航班,在上午11点从北京起飞。订票后,上周六上午收到航空公司通知:航班取消。

我又赶紧买去广州的航班,第一班早上9点,但上周天又收到航班取消,再改签11点的航班。

周一起床,没有收到航班取消的信息。这般折腾,内心有一些疲惫,但想到医院、患者的殷切期待……

北京T3航站楼,如“空城”。

登记、安检,很顺利。

在飞机上,大家都戴着口罩,午餐变成了简单的点心和矿泉水。

落地白云机场,走出大厅,被三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林先生的儿子和他的同事)认出,一束花送给我。

“如何去茂名?”小林询问我。

“如果去南站坐高铁,行程1小时,等候发车1个多小时。如果开车,行程5小时。”

我说:“开车去茂名吧!如果在高铁上被传染,无论对你父亲还是医院都很麻烦。“

360公里的路程,中间遇到一个车祸,耽误了一下。

到茂名国际酒店安顿后,与患者、家属见面,已是晚上8点。(早上8点从家出发,12个小时以后,才到茂名见到患者。)

患者和家属“担忧”:

  • 颈动脉已闭塞,广州医院专家认为已“无药可救”。

  • 如果开通,远端会不会出血。

这位患者的4根动脉(连接心脑的动脉:颈动脉2根、椎动脉2根)中3根已“拥堵”:

  • 1根动脉闭塞(右侧颈内动脉起始段闭塞、右侧颈外动脉开口重度狭窄)

  • 2根动脉严重狭窄(左侧颈内动脉起始段中度狭窄、左侧椎动脉开口重度狭窄)

  • 多发脑梗死(右侧额叶)

  • 腔隙性脑梗死(双侧基底节、双侧额顶叶)

  • 脑萎缩

  • 糖尿病

  • 高血压

如果放任他的血管闭死,大脑易缺氧,此前已有两次脑中风发作,万幸被救回。(脑组织缺氧:4~6分钟,脑细胞损伤不可逆;超过10分钟,脑死亡。)

与患者沟通手术的必要性后,他问:“我的右侧颈动脉已闭塞一个多月,能打通吗?”

我说:“如果打不通,我会千里迢迢来这里手术嘛?”

几十年、几千例颈动脉手术的经验和直觉告诉我:他是有很大希望的。

今天早上给他做手术,右侧颈动脉斑块被清除、打通成功。

尽管一路上有很多变数,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很好的。

现在,我在去广州的高铁上,窗外是美丽的粤西田园风光,回想刚刚手术挽救的生命,这样的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张勤奕

2020年4月14日

写于从茂名去广州的高铁上

责任编辑:admin
中风网官方微信号:中风网
扫一扫关注中风网最新动态